熙熙熙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七月上的tag

极度自我否定的时候,想有人懂,有人告诉我,你很好,别在意那些细小的失去,你的痛苦是因为你在一点点成长。抱抱我,然后说别介意,放宽心。
然而我身边,并不曾有这样一个人。从前没有,现在也同样。
于是我看到那些和我相似的人们,就忍不住靠近,想在他们在自己所创造出来的、充满否定的深渊里告诉他,你只是状态不对,调整一下,其实你很棒,抱抱他,然后说,别在意,放宽心。
可是,连这个我都不敢。
我的卑微让我不敢靠近。
我只能缩在我的角落里,看他或喜或悲,看他和我走一样的路。
善良,也需要勇气。
一个自卑的人,什么才能让他把自己从痛苦中救出来。
事实上,这种周而复始别人无计可施,而自己也同样迷茫。
或许孤独和痛苦,对某些人来说真的是灵魂的一部分。

哇一百粉啦
可是没什么卵用我不敢开点梗`_>`主页全是帐
谢谢各圈的小天使我受之有愧(鞠躬)
纪念一下◑▂◐◐▂◑◑▂◐

一次悲剧,一场爱情。

【凯歌靖苏】征雪3

这周忙死了,好几天没好好睡觉了,困
特别短小`_>`明天再更点吧...尽量吧
傍晚安(啥)

别因为这篇文粉我,我还没有到值得你们粉的程度`_>`等我修炼成仙了以后我们再一起玩啊

七.
“我来之前按照你说的情况查了点资料,但是几乎没有相关的记载。”许乐对着电脑敲敲打打,“都怪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胡歌坐在她身边看着屏幕上一个个风格诡异的页面,心里想着她们这种人大概也算是边缘人群了。
“喏,就这个有点类似,但是那至少是同一个空间的穿越,像这种跨越时空的...我还真没见过。”
胡歌接过许乐递来的电脑,粗略浏览了一边内容。通篇文言文,大概是什么志怪类古籍的记载。大意是一个来自一千多年以后的人突然出现,然后又在八年以后的同一天消失。整篇文行文隐晦,在结尾处提到她还留下个孩子。不带丝毫情感的寥寥几笔,可是胡歌还是嗅到了悲剧的味道。
“时间比较短,我到现在只找到了这一个。现在能确定的是,达成穿越一定需要一个契机,或许那个契机再度出现的时候就能够回去。”
——可是苏先生是从小说里穿越来的啊,又没有史料可查,我上哪找去啊?
许乐有些烦躁地拨了拨头发,余光瞥见梅长苏微微蹙着眉若有所思。
“苏先生,你还能记得你穿越过来的那天是什么日子吗……苏先生?”
许乐这么一叫胡歌也闻声看过来,只见梅长苏惶若大梦初醒,脸上还隐约带了点促狭。
“抱歉,许小姐说什么?”
“我说,苏先生还能记得穿越过来的那天是什么日子吗?”
梅长苏想了想,说了个日期。许乐在搜索栏里打进去,把整个相关消息从头到尾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一点有用的,反而出现了不少琅琊榜相关。
“等等……北境之战?苏先生是在北境之战以后穿越过来的?”
梅长苏点点头,许乐转头看向胡歌。
“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忘了。”
他的确是忘了,电话里许乐激动地不行,聒噪地像个鹦鹉,吵吵闹闹地让他把最重要的忘了。
“这样吧……我问问我哥,他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许乐拿着手机进了厨房,反手关上了们,客厅里顿时陷入安静。胡歌轻轻摩挲着键盘,就他对穿越的了解和刚才许乐的表现,或许梅长苏很难回去了,毕竟是在另一个世界已经消失了的人,可是他直觉梅长苏不可能一直留在这,或许在他心里一直有种执拗,尽管梅长苏已经完成了他全部的使命,可是他还欠一句承诺,既然上天给了这么一次机会,他便想尽全力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无论是在故事里还是故事外。
TBC

【靖苏/凯歌】征雪2

整篇文靖苏少,特别少,而且目前没有计划加戏,所以我应不应该打靖苏tag

五.
第二天早上,胡歌醒来的时候,梅长苏就已经起床了。
梅长苏没有束发,只是松散地在背后披着,他站在窗前,望着窗外铺开的晨光发呆。他听到响动以后转过身,对着胡歌道了一句,
——胡先生。
胡歌注意到他眼底有淡淡的乌青,显然是没好好睡觉,但是他却是特别有精神的样子。他点了点头,回道。
——苏先生昨天睡得还好吗?
——还好。
梅长苏说道。
——抱歉,给胡先生添麻烦了。
胡歌想,梅长苏真的没有给自己添麻烦,也许以后会,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一直很开心梅长苏的出现。这点开心莫名其妙,于是他只是笑笑,说,不会。
他早上一醒来就给许乐打了电话,小丫头还没醒,迷迷瞪瞪的,一时半会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等到胡歌解释第二遍的时候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结结巴巴地问了他一句真的假的,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就开始嚷嚷着要订机票。他告诉胡歌,让他了解一下梅长苏来之前干了什么,在哪,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等等,然后打电话告诉她,她随后就到。
——我早上给我的那个朋友打了电话,她说让我问你点事情,嗯……苏先生来到这里之前,在做什么?
胡歌拉开了一张椅子,让梅长苏坐下,自己坐在他对面。太正式了,像访谈一样,胡歌在心里吐槽自己,然而这是他能想到的不那么唐突的唯一办法了。他并不知道现在的梅长苏是什么时期的,他不想哪句话戳到他痛处然后被吐一身血。
——苏某当时……在北境,应该是死了。
梅长苏想了想,回道。
——那……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不过...苏某的身体好像好了许多。
这是梅长苏昨天晚上就发觉的,因为火寒毒,他时时刻刻都处于孱弱的状态,然而自从来到这里,整个身子都轻松了许多。
胡歌点点头,事实上他还有一个问题,但是他暂时只需要知道这么多,他犹豫了一下,没有问出口。
胡歌给梅长苏大概介绍了一下现代的一些设备,梅长苏听着挑挑眉,心想这个世界的东西好奇怪。胡歌看见梅长苏偶尔松动的表情觉得好笑,表面上还是端着波澜不惊的慈祥长辈样,心里想着自己看剧本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这人这么可爱。

六.
下午的时候,许乐就到了。
因为家里有个古代人,胡歌没敢出去接她,她自己打了个出租风风火火地就来了。胡歌去给她开门,从猫眼里就能感觉到她的激动,她没带什么行李,就背上一个小背包,看见胡歌她劈头盖脸的就问,
——真的梅长苏吗?
胡歌看着她笑了笑,侧身把她放了进来,梅长苏就站在客厅里微笑地看着她,微微欠身,算是行礼。
——许小姐。
许乐看着他激动地不得了,她看见活的梅长苏了。
六年前琅琊榜正火的时候她也是琅琊榜的粉,和一众小姑娘一样被里面的苏哥哥迷得神魂颠倒,她和胡歌是拍琅琊榜之后认识的,但是因为性格开朗熟悉的很快。她也是为数不多的最初知道胡歌和王凯关系的人,后来他们分手以后也是她一直站在胡歌身边。她亲眼见证胡歌一路走来,由最初的浑浑噩噩变为后来的波澜不惊,然而她宁可胡歌撕心裂肺地爆发,也好过现在这样长久地沉静,那感觉就好像他的灵魂被硬生生撕裂了什么,让他变得魂不守舍,不像自己。而且,因为那件事他和父母闹僵,头两年根本不回家,后来关系好像缓和了一点,然而她一个外人都能看出来冷漠和疏离。这几年,他的身边没有什么人,从演艺圈脱离出来以后更像是在自我放逐,一个人带着一架单反满世界跑,这个上海的家他是不长回来的。她猜大概是这里有关于过往的记忆,但是她不知道,胡歌的样子就像是忘了,他不提王凯,但也不避讳,坦坦荡荡地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身边的人陆陆续续地结婚,她自己的孩子都已经六岁了,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胡歌还是一个人。
许乐盯着梅长苏看,又回过头看看胡歌,砸了砸嘴,说。
——是比你年轻。
——我都多大岁数了,赶紧的干正事。
胡歌从门口关了门回来,看见许乐正像参观似得盯着人家看,拍了拍她后脑勺说道。许乐打开她的手,嘟着嘴坐到沙发上,从包里拿出笔记本,途中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嘟囔。
——你在我眼里永远三十四。
TBC

【靖苏/凯歌】征雪

北境之战的梅长苏没死,穿越到现代,当了一把月老,然后回去和靖靖恩爱了。
写的比较随意,没有大纲,没有文笔,没有文风。
he保证,全是私设
一.
胡歌一进门,就看见了站在玄关的梅长苏。
那个梅长苏显然是刚来到这里,在他只是下楼买了包烟的功夫。房门在震惊之余忘了关,带进一阵风,屋子里的梅长苏打了个寒战,他穿的太少了,只是一件灰白的袍子,连曾经在戏里出镜率特别高的大廠都没有。胡歌赶紧关上门,转身回到客厅,问道。
——你是……梅长苏?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快就接受这个诡异的事情了,可是在他看见梅长苏的那一刻熟悉的感觉顿时涌来,他简直要热泪盈眶了。或许对于他来说这也算是一场期待已久的久别重逢。
但梅长苏显然还没有接受周遭的一切和这怎么有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的事实,愣愣地站在那里。
——是……先生,请问……这是哪里?
梅长苏问道。
胡歌想,对一个没有穿越文学的浸染的古人来说这件事的冲击力确实是太大了,于是他站在沙发前,挠挠头发,面露难色地想找一个合适的措词。他说,
——这可能是……另一个世界?
二.
北境的风呼啸着从帐外刮过,梅长苏听得真切,暗暗想着,自己终于是要死了。
他躺在床上,蔺晨把其他人支了出去以后,自己也红着眼眶出去了。帐里只剩下自己。他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奄奄一息的模样,如果他可以选择,他宁愿选择林殊的模样死在战场上。
然而他没的选。只能退而求其次,安安静静地走。蔺晨懂他,没等说出来他就照做了。他看着蔺晨的背影笑了笑,得一友如此,还求什么?死也无憾了。
可是,他却是真真的有遗憾的。
那个遗憾,就长着萧景琰的模样。
十七岁意气风发将要出征东海,说要给他带珍珠的模样。
三十三岁站在城楼上,说我等着你回来的模样。
哪一个想起来都是锥心的疼。
他本以为人要死的时候执念都会放下,比如谢玉,比如夏江,此时此刻他想起来也只剩唏嘘,可唯独,萧景琰。
那是他放不下的执念。
他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没出息,然后又暗搓搓地许愿,如果下辈子你要我,我想和你在一起,无关家国,只是平常百姓,安安稳稳地厮守,共度一生。
他想着想着,思绪飘地很远,他渐渐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了,他想就是这时候了,不过他还有疑问,不是说人死之前都会回顾一遍记忆吗?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没等他想完,就失去了意识,再度醒来,他发现他身处一个陌生又奇怪的环境。门开了,一个人走进来,然后他看见那个人和他长着同样的脸。
三.
半个小时以后,梅长苏终于明白了。
或许还不是那么明白,但他已经知道了几个重要的信息。
他是他们这个世界里书中的人物;他面前的人叫胡歌,是在这个世界里扮演他的人;他还没有死。
他消化了一会,然后抬头问到。
——那你们的这个世界,有萧景琰吗?
胡歌征愣了一下,随即干涩地扯了扯嘴角,说。
——有的,在这里,他叫王凯。
梅长苏看着胡歌,垂下眼睫,若有所思。
四.
——时间不早了,苏先生先休息吧。我有个朋友,他对这种事有研究,可能能帮到你,不过现在太晚了,要等明天早上……这儿……能睡得惯吗?
胡歌带着梅长苏进了客卧,他调高了空调温度,虽然看起来这个梅长苏不那么虚弱,但是总是注意点的好。
——没关系,谢谢……胡先生。
胡歌笑了笑点了点头,替他关了灯。他退出来的时候,看了看时间。
墙上的挂钟兢兢业业地走着,已经过了三点。
今天恰巧是冬至,一年里黑夜最长的一个晚上。
他关掉了屋子里所有的灯,轻手轻脚地走到阳台。拉开门,凛冽的风顿时打透了身上单薄的衣服,胡歌没犹豫,径直走了出去。
他摸出一根烟,点燃,微弱的火光在黑暗里忽明忽暗,他想,今天晚上,是睡不着了。
就算没有梅长苏这个插曲,他也同样睡不着,不然他也不会下楼买烟。
事实上,梅长苏的到来,与其说是个意外,不如说,是个惊喜。
在他因为沉浸在过往的记忆里辗转反侧时,梅长苏毫不自知地携前陈往事站在他面前。他还是那个公子如玉,然而他,已经四十岁了。
八年了啊。
这八年里,他已经慢慢转至幕后,做过导演,拍过自己想拍的片子,然后在又一个事业高峰期的时候,销声匿迹,做起了职业的摄影师来。
他现在过得很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偶尔,他也会想想过往那些粉雕玉砌的日子,想想曾经演过的戏,想想,王凯。
最后一个不能想,想起来心就钝钝地疼。
他本以为不惑之年对待过往的遗憾就不会那么介怀,然而他错了,随着时间的累积,那个人已经成为他心上的一抹阴影。
他们是被拆散的,他们的感情没熬到公布,没得到祝福。经纪人,父母,甚至——一部分粉丝,对他们的感情恶语相向,告诉他们,不要再来往。
然后怎么样了呢?
他们挣扎,不甘,在冰冷的世界互相拥抱着取暖,最后,还是没抗住现实的残酷,他们分手了。
说到底,还不是没有勇气。
满打满算,他们在一起算上暧昧的时间,还不到一年。
后来胡歌就离开了娱乐圈,多少人趋之若鹜的地方。有意无意地,他们的生活再也没有交集。
唯一的巧合是,他们都还没有结婚。
一支烟燃尽,胡歌静静地看着脚下的火光消失殆尽,他依稀记得,他和王凯第一次相见,也是在这么一个凛冽的日子里,用陌生人的语气自我介绍,点头,握手。
然后彼此松开。
胡歌笑了笑,摇了摇头。
屋子里放着那么一个巨大的意外他还能在这里悠哉悠哉地想别的事,真是心大。
胡歌望了一眼遥远的城市,灯火阑珊,粉饰太平。
他转过身,拉开门,回了卧室。
TBC
用破这号的原因是没有双引号`_>`

香菇。
我只是昨天补了个觉而已,然后今天就得熬夜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感冒了以后脑子里头像浆糊,想睡觉。然而,不可以`_>`
今天的我依然在为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而奋斗着。

文评-风花雪月

其实把这篇叫做文评大概是因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了,我认为一篇好的文评如果不能深掘文章里的内涵,那至少也要能够让人读完之后体会到一种不同的感受。这篇东西我猜他做不到,我也没那个本事做到,只是想写点自己的感受罢了,还有,我想让作者知道,在我看来,你的文不只值那些热度。
占了你的tag抱歉,不妥我会删的。。。
其实这篇文我好久前就注意到了,也算有点渊源,但是。。。我这人懒,很少追长篇,看的基本都是短篇,所以一在的放弃,然而最近有人问我要一篇民国,当时我就方了,我屁都不懂啊,然后在查资料的途中突然想起来诶我主页有一篇来着,于是抱着学习历史的心态开始看了这篇文。 然而一开始就停不住了。
首先吸引我的是这篇文的遣词用句,我这里所说的不只是说用上了一些生僻的词,还有整篇文句的流畅性还有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对文字的把握的成熟度,之前在首页也了解到这篇的作者还是个准高一的小妹子,但是这篇文章真心不像是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能写出来的,包括下面他不是原著里的那个梅长苏,可他也仍然是他我想说的剧情逻辑以及对世事的理解,在这小白文遍天飞的时代,这样认真而又有能力认真的作者不多见了。我就是小白文作者的一个代表,不过我不是不想认真,而是没有能力认真。看这篇文的时候我脑海里频繁地浮现一个词,后生可畏。
然后就是文里苏哥哥的身份了。。。先容我打个滚,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喜欢文里苏哥哥的定位,先说肤浅的,每次看到苏哥哥的那些女性化的描写,我都要炸。所谓无法宣之于口的恶趣味,是之也。别给我扔炸弹。 再说他的形象,他和原著里的梅长苏一样又不一样,但是,却恰到好处地让人觉得,这人没有ooc,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这篇文写得好的原因。对人物的把控特别到位,既写出了,如果苏哥哥不是那样的苏哥哥那么他会是什么样的苏哥哥,又写出了,苏哥哥永远都是苏哥哥。至于原因,原谅我吧我真的懒得写了/躺。
文理有好多感动我的地方,真的好多,但是最感动我的还是作者的认真与毅力。这篇文要想撑起来没有足够的相关知识是不可能的,会显得十分得空而且不够厚重,虽然作者说有些是编的。。。但骗骗我这个外行足够了。
至于不足当然有,但是我不是语文老师,况且你写的比我好多了,你想啊,我比你大那么多,好几年的大米白吃了orz。。。我只所以说这个是怕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就这么被扼杀在我手上了。。。
  谢谢你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一个故事,你真的很棒。你值得在现在的热度后面加个零。
@潇湘水冷

我的妈呀写文写到少女心泛滥,自己一个人在屏幕前冒粉红泡泡...谁来拯救一下还处在单身狗的海洋里水深火热着的我_(:3」∠❀)_